许兰亭律师刑事辩护网
 
咨询热线:13910185388
 
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
Email:13910185388@163.com
 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首席刑辩律师 | 经典案例 | 媒体报道 | 社会活动 | 学术著作 | 辩护技巧 | 刑诉常识 | 法律法规 | 业务范围 | 律师团队 | 联系我们
许兰亭大律师刑事辩护网
  贪污贿赂   职务犯罪   经济犯罪   涉黑犯罪   暴力犯罪   死刑复核   刑事再审  
您所在的位置是:徐薇萍刑事辩护大律师网 >> 媒体报道  
   业务范围  
贪污贿赂
职务犯罪
经济犯罪
涉黑犯罪
暴力犯罪
死刑复核
刑事再审
 
 媒体报道  
许兰亭:刑诉法将秘密侦查合法化 利于接受人民监督

凤凰卫视3月13日《凤凰全球连线》,以下为文字实录:

任韧:这里是《凤凰全球连线》,我是任韧,3月14号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,将会审议表决刑事诉讼法修正案,在人大表决的前夜,中国互联网上关于刑诉法修正案的部分条款的争议也达到了高潮,这个争议的焦点集中在,修正案的第73条监视居住条款,和新增的第83条通知被拘留人家属例外条款。有担忧的声音认为,在逮捕、拘留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限定范围以及程序设置上,凸现了公权力的强攻势头,将会挤压私权的空间。

针对着外界的质疑,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回应说,中国不存在秘密拘捕,而刑诉法修正案当中写入了尊重和保障人权,也被主流的媒体称之为,中国立法进程的里程碑。有小宪法之称的刑事诉讼法,时隔16年迎来第二次大修,各方的意见表达和力量博弈,在人大表决的前夜日趋白热化,有媒体计算,10天的会期,留给2900多名代表审议,110条2万多字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的草案时间,只有10个小时,各位代表将会如何善用手中的投票权,将会在14号的表决之时检验民意的趋向。

今晚《凤凰全球连线》,在北京现场媒体人王思瑾,带来刑诉法修正案表决之前各方争议的最新消息,另外在北京现场资深刑辩律师、美国国家刑事辩护委员会名义会员许兰亭,以及在上海现场中国刑事诉讼法协会副会长、复旦大学司法与诉讼制度研究中心主任谢佑平,将会从专业的角度来解读,中国需要一部怎样的刑事诉讼法?李婕的追踪报告。

刑诉法修正案表决在即 争议仍持续

解说:刑诉法表决在即,在政协会议的最后一天,由委员表示,虽然没有表决权,但是仍然关心细节的调整。

杨一奔(全国政协委员):针对我们觉得应该修改的一些部分做了发表我们自己的意见,我们也看到一些报道,正在进行一些修改,我相信会做一些更加符合体现法律精神的一些修改。

林嘉騋(全国政协委员):还是有不同意见。

记者:还是有不同意见,哪方面的意见?

林嘉騋:不同意见就是对秘密的逮捕。

李婕:也有委员表示,已经把意见通过(视频卡)提交上去,希望引起重视,或者在法律通过后,最高法院再解释实施细则的时候,有进一步的改进。

解说:有内地媒体称,这个时候是刑诉法草案的最后博弈,网络上有不少民众参与对草案的投票,媒体和法律工作者也关注细节的最后调整。例如草案中具体保障人权的条款,究竟有多少含金量,公权力能否得到进一步限制,部分条款的字眼界定能否更加清晰。

关女士(市民):自己虽然不会去触犯法律,但是它也可以用来保护自己啊。

解说:不过也有民众对这个草案没有那么关心。

金先生(市民):不关心。

记者:为什么不关心啊?

金先生:跟我没什么关系。

解说:有人就说,虽然觉得重要,但是如果没有人组织去学习,自己是不会主动去探究法案细节的。

任韧:关于刑诉法修正案的表决,明天就要进行了,在最后的时刻,这场博弈还在进行,而关于刑诉法的修改也在最后的进行。首先我们来连线在北京的思瑾,就你所了解到的,关于刑诉法修正案的这样一个修改,目前最新的消息是什么,各方争议的焦点在哪里?

王思瑾:喂。

任韧:思瑾请讲,听到了吗。

许兰亭:“监视居住”或导致刑讯逼供发生
 

王思瑾:您好,是这样子的,现在一直到刑诉修正的表决前夜,大家最最新的73条还是没有改掉,这个条款规定,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、恐怖活动犯罪、其他贿赂犯罪,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,可以在指定的场所执行。

一些法律界人士总结,这个条款可能导致了两个问题,第一、指定场所监视居住,对嫌疑人的人身自由类似于羁押,但是却不受看守所的条例约束,可能导致刑讯逼供的大量发生。第二、监视居住最长有6个月,以后有了73条款,公安系统就可以限制人的时间非常久,并且不受到拘留时限的限制。

任韧:好,思瑾请稍等,许律师,刚刚思瑾特别提到了,刑事诉讼法的修正案第73条的所谓监视居住条款,她刚才的一番表述,其实表达了很多人的担心,也就是说这个第73条,会不会变成一种所谓的非法拘禁条款,会变成一种长期的非法的拘押,有这种可能吗?

许兰亭(中国资深刑辩律师):这种可能我认为还是有可能的,广大群众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,像这种监视居住,他又不在你的住处,又不是在看守所,很可能就有一些不受监督的事情发生。所以我个人认为,要么就在住处执行监视居住,要么就在看守所执行监视居住,所以广大群众的担心,我认为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任韧:上海现场的谢教授,其实我们来看另外一个焦点,就是大家所关注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的第83条,这是新增的一条条款,人们争论的集中焦点在,所谓的秘密拘捕合法化的问题,当然了,有关方面,人大方面已经回应说,中国不存在秘密拘捕。但是现在有种担心,就说这个启动所界定的两个罪名,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和恐怖主义分子,这两个定义它细分的程度,它概念的明确化,事实上并没有做的这么细,这样情况下会不会导致公权力的滥用?您的判断?

谢佑平:外国“秘密拘捕”将遭到陪审团问责

谢佑平(复旦大学司法诉讼制度研究中心主任):这个问题我在前面,也在网上发表了我的意见,我们国家的反危害国家安全罪,是一个概括性的犯罪,包括叛变也包括煽动颠覆政府,特别是煽动颠覆政府这个行为,它涉及到言论自由的边界。到底在什么样的程度上面属于煽动颠覆政府,所以民众对这个刑诉法草案,关于要不要通知或者事后什么时候通知,有担忧这是正常的。

国外也有类似条款,涉及到危害国家安全和恐怖犯罪,在通知家属方面也有滞后或者不通知的情形,但是它有两个前提,第一个前提是国外的,发达国家有一个独立的司法审查制度,表明任何人非经法官同意批准,是不能被拘捕的;第二个条件是警察把这个人拘捕以后,到最后他不如果认罪的话,他可以要求陪审团来定罪,陪审团恰好又是由老百姓构成的,所以警察在之前假如冒险这么做的话,到最后这两关是过不了的。

所以国外尽管有类似条款,警察在使用当中非常的谨慎,谨小慎微,我们国家为什么老百姓担忧,是这两个最基本的条件,我们还不成熟,我们的拘捕警察权力是有独立性的,拘留是独立的,逮捕要经过检察院批,检察院有审查,这是有审查制度的,毕竟跟国外法官的审查还是有区别,但是我们要加强审查。

上一篇: 许兰亭:痛并快乐的刑事辩护 下一篇: 刑事辩护之刑法释译:第一条【制定刑法的目的和根据】
Copyright © WWW.51dls.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刑事律师  北京刑事律师  刑事辩护
 版权所有:徐薇萍律师刑事辩护网  地址:北京市蓝靛厂东路2号金源时代商务中心B区写字楼606
电话:13910185388 (010)88862787 传真:(010)88862558 E-mail:13910185388@163.COM 京ICP备12012300号